岑齐森差点儿没跳脚:“大哥,你说什么呢?兴致勃勃准备了这么久,我就差飞起来了,你跟我说不去了?”

???? “我不去,你跟那帮朋友,照样去。”秦少凌的声音很是淡定。

???? “不是,你好端端地干嘛改变主意啊?出什么事儿了?”岑齐森不甘心地追问。

???? “嗯,有事。”简简单单几个字,秦少凌却似乎再也不打算多说的样子,只是态度摆在那儿,岑齐森说什么也没用。

???? 岑齐森满脸无语,差点就将手放在秦少凌的脖子上了,他就没有一天是顺过他的意的,最气人的是,岑齐森还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 秦少凌下车后,抛下在身后不断哀嚎的岑齐森,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 “新年好啊,少凌。”欧尚的声音听起来醉醺醺的,明显是喝多了。

???? 认识欧尚这么久,秦少凌的确很少见他有这么开心的时候,他一向是个很自律的人,喝醉更是鲜少发生的状况了。

???? “这个年过得有点没意思,不如算我一个?”秦少凌边走向车库取车,边在电话说道。

???? “啊?开玩笑呢?你要跟我这儿过年?”欧尚一半是喝醉了,一半大概也是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 “嗯,没开玩笑。”说完,秦少凌便掐了电话,取了车子,直接往欧尚的住处开。

???? 欧尚半天没反应过来,看着手机的界面,“什么意思啊?”

???? “诶,别停啊,今天喝不尽兴,可不能停啊!”欧尚手机还没放下,身旁便有朋友在催酒,欧尚也有兴致,将手机随手往桌上一扔,便拿起酒杯和对方痛饮起来了。

???? 欧尚因为正在兴头上,可以说是也没把秦少凌刚才那话当真,随随便便就当耳边风了,转眼拿起酒杯和身边的朋友喝得痛快。

???? 所以,过了没有多久,当秦少凌出现在这一堆人中的时候,欧尚才会感到那么意外,还好这个时候他的酒还不算醉的太厉害,第一反应是去看苏牧的反应。

???? 苏牧此时并不在大厅里,大家喝酒喝饮料喝得尽兴,很快便将拿出来的一饮而尽,苏牧便去冰箱里另取了一些来。

???? 她手里拿了几大瓶酒,刚想走到客厅去,却看见一双熟悉的牛津皮鞋,她愣了愣,心跳无可避免地漏了几拍。

???? 一抬头,便看见了秦少凌轮廓分明,线条流畅的侧脸,苏牧有些吃惊,也有些无措,她下意识是转身,差点没将手里的玻璃瓶摔碎。

???? “大过年的,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欧尚揉了揉额头,将手中的酒放在桌上,一脸吃惊地对秦少凌说。

???? 秦少凌弯了弯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不欢迎?我看你这热闹。”

???? 欧尚摆了摆手,“你要真来,我怎么会不欢迎,只是没想到,你也得空来和我们这群人一起玩罢了。”

???? “我说了,这个年过得怪没意思的。”秦少凌耸了耸肩,坐下,他的头稍微侧了侧,视线的余光似乎从苏牧的身上一扫而过,“没酒了?”

???? 他修长的手指顿在桌面上,指尖轻敲了敲玻璃桌面。

???? 苏牧站在不远处,自然是听见了他的这么句话,而且自己手中就拿着好几瓶酒,哪有不拿上去的道理。

???? 她上前几步,将酒放在桌面上,低着头没有看秦少凌。

???? 准备转身的时候,苏牧没有忍住抬头看了一眼桌面,见秦少凌压根没有打算开她递过去的酒,悠悠然地站了起来,绕到另一桌去取了几瓶酒来。

???? 见状,苏牧只觉得心里面好像有什么在隐隐地发麻,她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绕开几步上了楼梯。

???? 欧尚就坐在秦少凌的旁边,刚才的那一幕自然是被他收入眼底,而身为知情人的欧尚,也不会不清楚秦少凌这动作背后意味着什么。

???? 原本刚才在看见秦少凌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欧尚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自己的感受,毕竟这是他邀请苏牧来这里过年的,根本没有考虑到这样秦少凌会不请自来的情况。

???? 何况两人之间的僵硬关系欧尚自然不会不清楚,他也是觉得很为难,两边不是人的感觉,秦少凌也是认识已久的朋友,他断然没有赶他走的理由。

???? 欧尚犹豫为难间,转眼便看见苏牧已经上了楼,脚步匆匆,看起来就有些反常的样子。

???? 他主动给秦少凌递了个杯子,帮他把酒给满上,秦少凌刚懒懒伸手,准备接过来,便听见欧尚说:“少凌,现在是过年,即使你心里可能对她不满有气,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

???? 欧尚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少凌打断了:“谁告诉你,我是来找她麻烦的?”

???? 这话将欧尚堵得哑口无言,即使他再怎么觉得秦少凌突然过来这里不正常,也不能就肯定,他不是一时兴起纯粹想来找自己喝喝小酒。

???? “那行,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这不是怕你们两个这同处一室尴尬吗?”欧尚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 秦少凌嗤笑一声,“我这也没想到,还能在这儿碰上老熟人了。”

???? 欧尚假装没有听见秦少凌这句话中蕴含着的讽刺意味,只说:“她一个人冷清,来我们这儿一起过年,挺好。”

???? 闻言,秦少凌眼中的深意却变幻莫测,他手指轻敲在玻璃杯的边缘上,“冷清?”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一般,将酒一饮而尽。

???? “你别误会,你应该了解她,她不是随便的人,我想着阿姨刚去世,她现在一个人,难免觉得难熬些,便让她过来一起打打火锅,一帮朋友凑在一起也热闹。”

???? 秦少凌握着玻璃杯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苏母去世的事情,他多少听过一些,虽然觉得惋惜和心疼,但是听说齐琰有在陪着她一起面对,心中也冷淡几分。

???? 她怎么会冷清呢?

???? 欧尚见秦少凌握着酒杯似乎在出神的样子,推了推他,“来都来了,就尽兴喝呗。”

???? 苏牧上了楼梯之后,觉得空气似乎没有刚才那么逼仄,她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不想让自己发呆胡思乱想,便走进厨房将方才火锅完收拾的碗筷整理了一下,一个个开始清洗起来。

???? 重复性机械性的动作似乎能让她的思绪有短暂的放空和抽离的空间。

???? 欧青喝完酒洗了个澡,路过厨房的时候见苏牧灯也没有开,站在洗手盘前清洗碗筷,看起来怪别扭的。

???? 她停住,摁亮了厨房的灯,走了进去,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莫名其妙地看着苏牧:“你干嘛呢?我哥让你过来是一起玩的,不是让你当保姆的。”

???? 欧青的出现似乎让苏牧的思绪回来了,她抬头看着走进来的欧青,手上还沾满了洗洁精的泡沫,神情有些怔愣。

???? 看着苏牧这副模样,欧青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耐烦地走到苏牧跟前,一把拧开水龙头,抓住苏牧的手草草清洗了一遍。

???? “我真是见不得你这个样子!以前我总说你蠢,现在看来你还真的是蠢,你一个人躲在这里算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大,带着些责备。

???? 明明听起来有些刺耳,苏牧却不知道要如何反驳,准确地来说,她现在有些紧张,也很无措,像是不想面对那些会让自己觉得痛苦和难过的事情。

???? 刚才欧青经过客厅的时候,便看见了刚过来坐在欧尚旁边的秦少凌,起初还有些惊讶,但是也和欧尚一样,想到了苏牧也在这里,两人之间的尴尬。

???? 她之前出国的时候,便真正从心底将这段执念放下了,同时也对苏牧感到愧疚,现在秦少凌早已影响不了她,但是她想到苏牧,一定就不像她那么淡定了。

???? 这不,上来一看,苏牧果然一个人躲在这里,她一个局外人,看着苏牧这样子,都不免觉得看不过去。

???? “我没有,只是刚才路过看见厨房里的碗筷可能还需要收拾,我也没什么事情,就帮忙洗了。”苏牧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低声开口解释道。

???? 这话在欧青眼里看来简直就是笑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为什么躲在楼上了,明明刚才苏牧还玩得很尽兴不是么?

???? “你非要骗我,骗自己,我也拿你没办法。可是你看看,他随随便便站在你面前,就让你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你难道到了现在还没摸清楚自己的想法吗?”欧青丝毫没有给苏牧面子,像揭开苏牧的伤口一样,狠狠地撕开。

???? 苏牧抿了抿嘴,眼睛垂下看着地面,沉默着没有说话。

???? 虽然欧青的话让她觉得很不齿,让她觉得自己窝囊没用的一面被别人血淋淋地撕开,但是她没有办法否认,欧青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的的确确没有错。

???? 她就是一个到了现在还不愿意正视自己内心,为这段错失的感情为他迈出哪怕是一小步的窝囊废物!

???? “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良久,就在欧青以为苏牧根本都不打算开口的时候,听见苏牧低低说道。

???? 苏牧抬起头来,眼神正视着欧青,在厨房的暖黄灯光的照射下,她的每一寸轮廓都显得如此温润柔软。

???? 欧青有些出神了,苏牧看起来柔软,但是此刻她的眼神却充斥着隐痛和坚韧,她不得不承认,苏牧的确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女人,所以,现在的欧青才会对这个跟自己的苦痛过往有密切关系的女人一点都残忍不起来吧。

???? “跟他说一句,有这么难吗?”欧青问。

???? 苏牧摇了摇头,“他恨我,一定不想听我的解释,也不想要多看我一眼吧。”

???? 欧青不知道是该说她天真还是说她傻,她真的不敢相信,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苏牧,竟然还是柔软到如此地步。

???? 连她一个这么名副其实的旁观者,都能够看出来,秦少凌今天来这儿,绝不只是想和欧尚喝杯酒这么简单。

???? 大过年的,他秦少凌还会少场子?多少人巴不得邀请他,他又为什么不请自来,偏偏来找欧尚一起喝酒?

???? “他如果真的一眼都不想看你,今晚就不会在这里了。”欧青皱了皱眉,忍不住说道。

???? 说完,见苏牧还是一脸困惑的样子,连欧青都要没有耐心了,直接拉着苏牧走出厨房,“啪”的一声把灯关掉。

???? “大过年的,冷冷清清洗什么碗,你不嫌晦气我都嫌晦气。”她拉着苏牧下楼,一边走一边说:“你是我哥名正言顺请来的,就该在下面好好玩,我不信,他秦少凌还能把你吃了!”

???? 苏牧眼看着欧青拉着她走向秦少凌那边,只觉得心跳都在不停加速,急忙扯着欧青的手停下来,“等等。”

???? 欧青很爽快地放开她,也没有再逼着她往前走,“这是你的选择,他就在那儿,你明明知道他对你重不重要,连这点话都不敢在他面前说,你也的确配不上他。”

???? 说完,她确实没有再干涉苏牧,揉了揉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转身回了房间。

???? 她刚才的话像惊雷一样在苏牧的脑海里不断徘徊,苏牧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地想,她不是那么胆小的人,她尝试过,但是最害怕的就是他的冷漠。

???? 但是欧青说得也没错,她如果一直做一个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的自私胆小鬼,的确配不上他也不配他的喜欢。

???? 想着,行动大于意识,她已经朝着秦少凌走过去,秦少凌此时喝了不少,脸有些微红,衣服解开了几颗扣子,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 而他身旁的欧尚,早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嘴里嘟囔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 秦少凌睨了一眼欧尚,大概觉得鲜少见到欧尚这副模样,有些忍俊不禁地轻笑了几声。

???? 苏牧越走近秦少凌,便越发觉得紧张,好像手心都在不断地冒汗。

???? 秦少凌状似随意地抬了抬眼,视线刚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苏牧的身上,他眼里有些复杂的东西似乎在涌动,挑了挑眉,若无其事地看着她。

???? 空气中,苏牧似乎只能够感受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声和他似有若无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 她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便听到一旁喝醉酒的欧尚认出来她,醉醺醺口齿不清地说道:“怎么又下来了呢?”

???? 苏牧笑了笑,耐心地回答道:“上面闷,下来透透气。”这一点儿都不走心的敷衍,的确是说给一个喝醉酒的人听的。

???? 欧尚却似乎压根没听见苏牧在说什么,接着自言自语道:“大男人的在这喝酒百镀一下“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2145/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