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培盛挽着拂尘,不由得在心中咂舌。

???? 人家内务府找皇上,还不是认为皇后在闹,想着要顾及皇上的颜面和龙威。

???? 另外,内务府奈何不了皇后,想让皇上出面治治皇后这暴脾气。

???? 哪曾想皇上非但不治皇后,反而由着皇后娘娘,还把最后决定权交给皇后。

???? 不仅如此,还扬言要替皇后撑腰。

???? 遗弃御赐的物品,放到旁人那,是要掉脑袋的。

???? 到了皇后娘娘这,什么事儿都没有。

???? 难道说,昨儿皇后发那么大的脾气,在皇上这也算是在意皇上,是吃醋的一种?

???? 是不是只要皇后在意皇上,甭管她怎么闹腾,皇上都会由着她的。

???? 想到这,苏培盛在心中默默地叹息一声。

???? 什么时候,他那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皇上,为了皇后竟到了这个地步。

???? 只要皇后有一丝在意的迹象,就可以心情好到什么都忽略不计了吗?

???? 比如,皇后因为扳指的事情吃醋,皇上便可以忽略皇后背着他喝避子丹的事情,忽略皇后遗弃御赐的物品.

???? 冰,虽然寒冷又尖锐,但也会融化成水。

???? 性子再怎么无情,因为感情中缺乏安全感,会阴狠地算计皇后,掉包避子丹,逼她吃醋。

???? 却也能放下帝王架子和面子,只因得到那少得可怜的安全感。

???? 大概,皇上是真的很在意皇后吧。

???? 当天,不出四爷所料,若音还是命奴才把剩下的御赐之物,通通都搬到了内务府。

???? 有了四爷的命令,内务府的奴才态度特别好,个个都很积极。

???? 到了中午的时候,就全部都搬完了。

???? 为此,若音还让半梅赏赐了银子给底下的奴才,以及内务府的奴才。

???? 这天之后,四爷忙着朝政之事。

???? 若音清理了永寿宫后,忙着让奴才重新安置寝宫。

???? 永寿宫不再是之前那般奢华的景象。

???? 一切都简简单单的,却也低调得有种高级的古典韵味。

???? 三日后的清晨,若音照常在永寿宫做有氧运动。

???? 李福康不等她做完运动,就挽着拂尘走到她跟前,“娘娘,钟粹宫的奴才说,仪妃腹痛难忍,竟痛晕过去了。”

???? “知道了。”若音做了个舒展动作,接过半梅手中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

???? 然后,她简单的沐浴一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去了钟粹宫。

???? 仪妃这才五个月左右的身孕。

???? 即便双生子早产的多,但也没这么早的。

???? 倘若真有这么一回事,那也是凶多吉少。

???? 去了那儿,若音才进钟粹宫堂间,就听见仪妃在那痛苦地叫唤。

???? 妃嫔们则纷纷坐在堂间,见若音来了,朝她行礼。

???? 若音摆摆手,示意她们起来。

???? 瞧着仪妃叫得那般厉害,她就没进里间瞧了,而是往上首走去。

???? 在上首入座后,若音淡淡问道:“不是说痛晕过去了吗?”

???? 懋嫔:“回娘娘的话,咱们来的时候,仪妃妹妹确实晕过去了,但没过一会,就又痛醒了。”

???? “可不是么,我们进去瞧的时候,床单都染红了呢。”齐妃皱着眉头,显然是嫌晦气。

???? 一双眼睛里,满是幸灾乐祸。

???? 她早就说过了,双生子不是那么好生的,尤其是在这后宫里。

???? 适才冯御医都把产婆叫来了。

???? 才五个多月,产婆接生了又如何,还不是小产。

???? 若音听了懋嫔和齐妃的话,也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 而是和妃嫔们一起坐在堂间,等待着结果。

???? 不知过了多久,里间的仪妃可算是没有撕心裂肺地叫唤了。

???? 她一停止叫喊,整个钟粹宫就安静得不行。

???? 然后,若音听见产婆大喊:“是两个阿哥!”

???? 紧接着,是仪妃撕心裂肺的哭声。

????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里间的门开了。

???? 产婆手里捧着一块米白色的布,走到了中间。

???? 她朝若音跪下后,颤颤巍巍地道:“皇后娘娘,仪妃生下了两个小阿哥,只不过因为月份不足,没能保住。”

???? 身为产婆,甭管是什么因素,摊上这样的事情,名声多多少少会受影响。

???? 尤其她面对的,还是皇家,她很害怕脑袋不保。

???? 若音俯视着产婆手中的布,入眼就看到一片殷红。

???? 还有两坨乌黑色的东西,以及一些血块和肉块。

???? 只一眼,若音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她侧过头,不再看那些。

???? 而是皱着眉头,攒着手绢掩着鼻子,对产婆说:“包好,等皇上下朝后再做决断。”

???? 出了这样的事情,都会被认为是不详,是晦气,不能够葬入皇陵,只能随便葬在宫外的。

???? 只不过,仪妃怀的是双胎。

???? 他不是很宠仪妃么,还没生就连升两级,那就让他做决定呗。

???? “是。”产婆应了后,就把布包好。

???? 现如今,既然事情都发生了,若音官方地下令:“钟粹宫的一应奴才,都好生伺候你们的主子,本宫也会安排太医和御医替仪妃调理身体。另外,仪妃小产一事,本宫会交给慎刑司严查。”

???? 说到这,她眸光犀利地扫了后宫妃嫔一眼,威严地道:“这件事最好是天意,而不是人为,倘若让慎刑司查出有人刻意而为之,后宫绝不容许这样的人存在!”

???? 甭管后宫谁出了这等事情,她身为皇后,都要出来主持公道的。

???? 只不过,以往有些事情牵扯到她,她会亲自审问、审查。

???? 可这件事与她无关,她可不想管这种烫手山芋,还是丢给慎刑司比较好。

???? 她自个的事情都忙不完,还要忙着筹备大事,可没功夫管这些。

???? 至于仪妃,她更是不会说些违心的安慰话。

???? 嘱咐完这些后,若音就遣散了妃嫔,回了永寿宫。

???? 是夜,若音正准备歇下,半梅就从外边进来了,“娘娘,今儿夜里怕是睡不成了。”

???? “怎么了?”若音问。

???? “适才养心殿的奴才来传话,说是皇上忙完朝政后,就召集后宫妃嫔们去仪妃的钟粹宫,想来是慎刑司那头查出什么了吧。”半梅取了件衣裳,伺候若音穿上。

???? 这么多年来,后宫妃嫔这等腌臜事,没少发生。

???? 但皇上平时忙朝政之事,鲜少亲临审讯。

???? ------------

???? 冰冰:放心,仪妃的事情与若音无瓜,音音这次就安心当个吃瓜群众。

???? www百镀一下“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715/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