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泼妇

小说:庶门风华 作者:千年书一桐 我要报错
  青玉离开后,颜彦叮嘱了外面的几个婆子一声,随即端着刚煮好的鱼片粥进屋了。

  屋子里的几个丫鬟方才都被陆靖嘱咐过了,因而陆老太太还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彦喂她吃了半碗粥后,老太太推开了粥碗,问起了陆靖,颜彦撒了个谎,说陆靖去看望陆含了,因为陆含方才是哭着走的。

  陆老太太听了沉吟半响,“孩子,你跟我说实话,你见过袆哥儿那孩子没有?”

  颜彦摇头,“没有。”

  “孩子,你跟我说说,皇城司的人是不是你找来的?”陆老太太试探地问道。

  颜彦一听这话有点犹豫了,她不知该不该说实话,因着她这一顿,陆老太太明白了她的意思。

  幽幽地叹了口气之后,陆老太太拉住了她的手,“孩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你这么做,等于是害了整个陆家。看来,你还是在记恨他们当年对你的伤害,你婆母那个人我就不多说了。我只问你,你和彧儿,你们姐妹两个是不是真就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无论她出现什么难处,你都不打算伸手帮她?”

  “祖母,这个问题我不想再说了,我和她是生死之仇,我没有找她讨回之前的公道就很仗义了,怎么可能还会去帮她?”颜彦很坚决地摇头。

  说完,颜彦也试探地问道:“祖母,那您为什么要撒谎说是你动了太太的药包?你和太太之间,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问题?”

  陆老太太听了这话苦笑一下,“还能有什么问题,我都这个岁数了,就是想保全陆家,就像你祖母临终之际非要把颜家托付给太后一样,人到了这个岁数。。。”

  后面的话没说完,外面忽然有了动静,好像同时有几个人进来了,颜彦刚命丫鬟们出去看看,忽然听到了马氏的声音。

  “老太太,你来评评这个理,当初是你们陆家上赶子求了太后和皇上才把我女儿八抬大轿抬进你们陆家的大门,这才几年,我可怜的孩子就被你们作贱成这样,你们不想要,直说就是了,我们把人领回去,何必在背后下黑手,可怜我的女儿,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来,来,我们去太后面前分辩分辩,当着太后的面,你们陆家。。。”说话间,马氏掀了门帘进来了,看见颜彦,后面的话顿住了。

  不过很快马氏上前搂住颜彦哭诉上了,“彦儿啊,你妹妹是真的遭到报应了,这陆家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家,心也太毒了些,你妹妹好好的一个姑娘家送了进来,才几年时间便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连带着袆哥儿也吃了挂落,大夫说,袆哥儿可能就是个傻子,呜呜,这可怎么办啊?我可怜的女儿,要报应就报应在我身上好了,当年要不是我鬼迷心窍,要不是我贪恋陆家的权贵,你妹妹,你妹妹。。。”

  颜彦被马氏搂住,挣了好几下都没有挣开,因着肚子里的孩子,她又不敢使大劲,正搜寻青麦时,门帘一掀,朱氏进来了。

  “哼,你也知道当年是你鬼迷心窍是你贪恋权贵所以才让你女儿勾搭我儿子,我好好的儿子被你女儿拖累成什么样子了?我没有找你清算我们陆家的损失就不错了,你们还想跑到我们陆家来作威作福?真当我们陆家是泥捏的?”朱氏反唇相讥。

  “那,那孩子究竟怎么啦,我们袆哥儿,袆哥儿到底怎么了?”陆老太太一着急,把刚才吃的半碗粥全吐了出来,紧接着便往后一仰,晕了过去。

  现场很快乱了起来,马氏也松开了颜彦,颜彦见此一面命人去找大夫一面命大家疏散开。

  好在这些日子因着陆老太太身子不好,陆家养了一个大夫,因而,大夫很快来给陆老太太扎了几针针灸,约摸一刻钟后,陆老太太醒了过来,看向屋子里的人,动了动嘴,却说不出话来。

  颜彦一看这唇形,知道她在找颜彧,忙命人把颜彧喊来,颜彧很快被陆靖扶着进来了,头发散乱,脸上有指甲划破的血痕,衣服也皱巴巴的,一点也不像个千金小姐,倒像是街里来的泼妇。

  见到陆老太太,颜彧甩开了陆靖,扑着跪了过去,“祖母,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袆哥儿,袆哥儿,大夫说袆哥儿极有可能是个傻子,呜呜。。。”

  一旁的马氏见了女儿这样,早就上前和朱氏扭打起来了,旁边的丫鬟婆子忙把她们拉开了。

  陆老太太听了颜彧的话,泪如雨下,嘴里也喃喃地喊着“报应,作孽”之类的话。

  颜彦本想上前劝劝陆老太太,可这种情形下,她真怕这些人因为冲动和推搡再把她绊倒,因而,她扶着青麦退到了门边,她是想看看宫里怎么还不来人。

  说实在的,这场打斗有点颠覆了她对这些世家闺秀的看法,什么闺秀不闺秀,人人都有做泼妇的潜质,就看有没有被逼到这地步。

  颜彦正好奇颜彧在朱氏那边发生了什么时,太监上门来宣旨了,命朱氏、马氏、颜彧和陆老太太还有颜彦一并进宫,得知陆老太太身子不好,太后特地言明,陆老太太可以坐软轿进宫。

  只是这档口,颜彦觉得陆老太太实在不宜动弹,便自作主张留下了她,原本颜彦还想请御医帮她诊治一下,得知御医去了颜府,颜彦只得命人去一趟颜府。

  交代青釉留下来帮着善后,颜彦带着青玉和青麦进宫了,慈宁宫里已经成了一个小型的公堂,颜彦一行到的时候,太后坐在主位上,皇上和皇后在两边的下首,太子和太子妃紧挨着。

  大殿中间站着颜芃、陆鸣和几位皇城司的官员,跪着的是秋棠。

  见到颜彦进门,太子妃向她招了招手,颜彦摇摇头,先把陆老太太的病情介绍了一番,随即也说去颜府请了给陆袆诊治的御医,具体详情只能等御医来了才能知晓,不过颜彦把陆靖那番话说了出来,凶手是谁颜彦就不得而知了。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64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