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小蔷站在城门口,裹着白毛裘,不知道是一阵风来还是被裘毛扫了鼻子,他连打了几个喷嚏。

  “小蔷公子,上车来坐吧。”一旁车里仆从探头道,“外边多冷啊,已经让人告诉未了我们在这里等他,他来了会找的。”

  而且根本就没必要出城来接嘛,京城又不是进不来,他们又不是外人,他们可是淮南道旧人,来到京城,跟回淮南道没什么区别,大摇大摆。

  让未了进城,直接去连小蔷落脚的地方找就行了,他又没有跟着小君进皇宫。

  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连小蔷就好气。

  同样是公子,凭什么把他拦在外边。

  连小蔷将毛裘抖开,露出其内华丽的衣袍,让城门进进出出的民众都看到他这个公子的风姿。

  他望着风雪里也川流不息的大路,更加期盼未了的到来,未了可是一眼就看出他是公子,并把他当公子相待的。

  未了坐在马车里看外边,这里还没有到京城城池,路两边已经很繁华了。

  京城嘛。

  “阿鱼哥,好像跟咱们离开京城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随从趴在车窗上看外边,他已经看了一路了。

  二三十年了吧,早就记不清了,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宫廷,出宫的机会很少,又跟着昭王离开了京城。

  未了回想了一下,他想不起来记忆里京城什么样,但他看着外边并不陌生。

  路上人再多,也不混乱,一路走来都有官府设立的粥棚,让流民乞丐得以歇脚吃一口热汤活命,每个粥棚都有人询问来人的来历去处,每一座城池都有关卡登记,但只登记不阻拦不搜查,人人可自由进出。

  “这当然不陌生啊。”随从笑道,“淮南道都是这样。”

  楚国夫人治下嘛,现在京城也是楚国夫人治下,当然跟淮南道一样。

  未了道:“跟剑南道也一样。”

  这一年多他跟着连小君做生意走遍了剑南道,没有经历过战乱侵扰的剑南道,收留四面涌来的流民难民,兵营招收新丁练兵,官府兵道各司其职井井有条。

  随从哦了声:“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学楚国夫人的做法,江南道,山南道,东南道,甚至.....”

  他压低声音。

  “连叛军那里也是这样。”

  这一年他们以做生意的名义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叛军所在。

  征战一时半时无法结束,叛军也是人,也需要生活,需要买卖生意,他们悄悄的来到叛军所在,卖给他们需要的,拿走自己想要的。

  这种恩威并施收拢流民,养护城池,蓄养兵丁的手段在叛军那里也能见到了。

  未了摇摇头:“不一样的。”

  画虎画皮难画骨,短时间内很多地方学的都是皮毛表象,骨子里并不像,比如离淮南道最近的江南道,那里还有一支楚军在,但这些事做的很粗糙,磕磕绊绊,似是而非。

  但剑南道不一样。

  他们行云流水,官府卫兵也好,民众也好,都好似深入骨髓,早已经习惯。

  未了甚至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

  “什么念头?”随从转过头问。

  未了道:“楚国夫人是跟剑南道学的。”

  随从哈哈笑了:“你说什么胡话呢。”

  未了也笑了,没有再说话。

  “剑南道学的好,跟淮南道没有区别,也不奇怪。”随从回头笑道,“那是韩旭管着的剑南道呢,韩旭跟楚国夫人关系好的很,人又聪明又能干,学楚国夫人的做法当然不在话下。”

  别人说起韩旭和楚国夫人,都会说是男女私情,但对未了来说,韩旭跟楚国夫人的确交情不一般,他们两人各有所求,但求的绝不是男女之情。

  也可能是这个原因。

  剑南道并没有真的掌控在韩旭手中,但剑南道那个小都督,或者背后的什么人,很愿意让韩旭管理剑南道。

  未了放在膝头的手轻轻的摩挲,剑南道,是个奇怪的地方.....

  那个小都督可不是世人眼里可笑的小儿都督。

  但剑南道也不是他一人撑起来的,他的背后有人,或者说不止一个人。

  “这个李明玉还有个姐姐吧。”他说道,“李奉安有一子一女。”

  随从嗯了声:“女儿出嫁了,嫁的是项云的侄子项南,最新的消息前几天刚送来,丢了太原府后,被李明玉接回山南道了。”

  太原府丢的特别好笑,项都督李都督齐都督的三方家人都在,结果太原府投敌了。

  这已经成了大夏的笑话,不管官方怎么解释世家作乱官员成贼等等。

  随从没有笑:“世家多么厉害真不是说笑,就算有姓氏的头衔,也不一定什么都能做到,至于这位李大小姐,也不过是个丧母失父的可怜闺阁小姐罢了。”

  未了也没有笑,思索道:“听说当初李明玉承袭节度使,是李大小姐对皇帝上书,有这般心智的大小姐,不该是普通的闺阁小姐吧。”

  “当然不是普通的闺阁小姐。”随从转过身说道,“那是李奉安的掌上明珠,当仙人养的,要星星就能立刻架梯子,这位小姐估计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为难,只要伸手要什么有什么,爹不在了,给皇帝伸手她也敢。”

  无知无畏,举止骄纵狂妄,也说得过去。

  “皇帝那个时候早就不管这些事情,又赶上崔征和全海闹的厉害,全海看到这么个小儿伸手求庇护,当然要接过去了。”

  “于是天时地利人和,就让这小儿成了。”

  “但太原府的世家官员,安康山,这乱世纷争的,可不是先帝那时候了,她再伸手,得到的可就是.....”

  随从将手掌击打,发出啪啪的声音。

  未了一笑。

  “阿鱼哥,你怎么对剑南道的大小姐都想这么多?”随从问。

  未了道:“我们现在助小君跟楚国夫人做生意,夫人意在剑南道,我自然要对剑南道掰开了揉碎的了解,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越掰开越揉碎,越觉得很奇怪。

  那位大小姐替弟弟拿到承袭节度使,是因为赶上了时机,但这个时机赶的也太巧了吧?

  她是赶上的呢?还是抓住的?

  “你不要想了。”随从重新扒着窗户,向外看,“小蔷公子来接了。”

  未了提前跳下车,对迎来的连小蔷施礼:“小蔷公子,多谢来接我。”

  果然还是未了最让人心情愉悦,连小蔷挽住他的胳膊:“都是小君他说走就走,来不及等你。”

  未了一笑:“也不差几天,一切都好吧?”

  连小蔷哼哼道:“好,来了就进宫见夫人去了,住下就没回来。”

  未了道:“看来夫人很期盼小君公子,我们回去说?”

  连小蔷哈哈笑请他上车,未了坐进车里,连小蔷还不肯上车,想着要坐在外边驾车,直到后边响起询问声。

  “咿,那个穿毛裘的下人呢?刚才还在这里站着呢。”

  “接他的主人呢,往前边走了。”

  “啊他的主人终于来了吗?快去看看什么样?下人都这般,主人定然风姿不凡。”

  “我看到了,是个风雅之人。”

  听到这里,连小蔷愤怒的呸了声,扔下马鞭给未了的随从,自己也爬进了车厢:“速速回去!”

  ......

  ......

  简单的洗漱更换衣裳,吃过一碗热茶,未了与连小蔷闲谈别后的事,待听到连小蔷说公子信心满满,此事大功告成,进宫之后,已经三天了......

  “你是说,小君公子进宫三天,都没有再出来?”未了打断他问,“也没有消息送出来?”

  连小蔷抱怨:“是啊,也不说把我接进去。”

  未了将茶杯在手里握了握哦了声,那这是好还是不好呢?

  ......

  ......

  “这件事不好办。”

  薄薄的账册余钱看了三天,给出了最终回答。

  “这些人借贷数额太大,他们必然囤积了大量的粮食,一旦连公子把手中粮倾到回剑南道,再让钱庄催还贷......”

  接下来不用余钱再说,元吉姜名都知道。

  粮价暴跌,粮商们手中无钱,只能贱卖粮食。

  “不,他们不肯贱卖,这种乱世,粮食就是命。”李明楼摇头,“他们不会舍命的,那就只能拼命。”

  一群粮商,背靠剑南道,当然不怕连小君这个外来人,但连小君转手把他们送给了楚国夫人。

  敢不给楚国夫人粮,敢不还楚国夫人的钱,敢来跟楚国夫人拼命,那手中握着兵马的楚国夫人就可以举刀杀人了。

  剑南道必乱。

  余钱都没有解决的办法,这件事,就是无解了。

  “这个连小君!”元吉拍案而起,“有什么无解的,杀掉他就是了。”

  “怎能杀他,元吉叔,是我让他去做这件事的。”李明楼道,“是我害的剑南道。”

  “小姐,是他挟小姐报私仇。”元吉道。

  李明楼摇头道:“这件事是因为我跟他的交易,现在他做成了跟我的生意,我不能言而无信。”

  元吉道:“那要如何?”

  李明楼站起来,伸手掀起帽子,解下斗篷,像荷花一样亭亭立在冬日明媚的厅堂里。

  “他对李氏有仇,也证明了他有能力报仇。”她道,“就让我代表李氏与他和解吧。”

  ......

  ......

  连小君在皇宫花园游玩的时候被宫女们请来,他脸上带着笑,丝毫没有被夫人冷落三天的苦闷。

  “夫人忙完了?要见我了?”

  宫女们应声是,拥簇着他走到海棠宫,在殿外停下脚:“夫人请公子自己进去。”

  连小君施施然迈上台阶,走进冬日里温暖又明媚的宫殿,一眼就看到宫殿里站着的女子,或者说少女。

  这一次她没有隔着帘子,也没有蒙着面纱。

  他一眼就能看到她高挑的个子,纤细的腰身,乌黑的头发,雪白的肌肤。

  她晶莹耀眼,像天上的星辰。

  连小君脸上笑容散开,加快脚步向那少女走去:“夫人,果然言之有.....”

  他曾经问她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她的面容,她回答说,你把这笔生意做成了,就给他看。

  这几日她关着他不理他,他不急不恼,知道她是在核查,虽然有些无情,但她的确是个守信的人,核查确定他没有骗她,果真以真面容来见他了。

  连小君笑着,但随着走近,他的声音和脚步停下来,视线在她脸上盘旋。

  他看着她的眼,他见过蒙着面露着一双眼的她,他当时闪过一个念头,这双眼好似在哪里见过。

  现在他知道了,他伸手抚摸自己的眼,在镜子里,她的眼跟他好像啊。

  他又看她的鼻子,她的鼻子他也见过,不过不是他的,跟他的那个表弟,叫李明玉的少年更像。

  他又看她的唇,她的唇红红的小小的像樱花,比他和李明玉都好看。

  他最后再看她的脸,看到这张脸,他像是在做梦,在梦里,他见过的那位长房姑姑。

  连小君脸上的笑意散去,问:“你是谁?”

  李明楼道:“我是李明楼。”

  一声出口,眼前的天陡然被撕裂,一束炙热的火光像剑一样劈下来,劈在她的胳膊上。

  李明楼呼吸陡然凝滞,耳边听到自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胳膊上有黏黏的热热的流下......

  她攥住手,将血握在手心里。

  “连公子。”她再次道,“我是李明楼。”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629/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