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再后悔,也没有用,春巧跟明觉的亲事已经定下。最近春巧的气色好了不少,心情也好了,想必看开了,一切自然跟着好起来。过往的事已经过去,回不了头,那些经历的过往便是让他们了解,往后的日子如何珍惜。经此一历,发现马成岗都变了不少。

????还没下马车,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小厮急急忙忙的从背后跑过来,差点儿就撞上顾廷菲,春珠见状,将顾廷菲往后拉了一把,没来得及叫喊,蓝衣小厮跟春巧撞在一起了。

????幸亏不是顾廷菲,她腹中还有孩子,那就委屈春巧了。蓝衣小厮急忙站起身,对着春巧作揖,道“对不起,姑娘,我还有事,就先进去了。”顾廷菲眸光微闪,心里略略发沉,她好歹也是成国公府的少夫人,小厮能有什么重要的事,瞧着他的模样和口音应该不是京城人氏,难道江南来的?

????程子墨和周维他们出什么事了,遇刺不是一次两次,可也没传出他们受伤的事。春巧从地上爬起身来,嘀咕道“这都什么人啊,也不看看,幸亏没撞到少夫人,要不然他。。。。。。”春珠轻咳了两声提醒春巧,她立马回过神来,门口人多眼杂,她不能将顾廷菲有身孕的事说出来,立马抬起头,走到顾廷菲身边搀扶着她。

????“少夫人,我们进去看看。”到底哪里来的小厮,一点儿规矩也没有。等她们主仆一行人到了大厅,成国公、谢氏、小谢氏都在,福安郡主还没来,蓝衣小厮趴在地上,没吭声。看了一眼走进来的顾廷菲,成国公轻哼了声,示意她坐下来。

????小谢氏因着顾廷菲主动交出了中馈,对她也没那么怨恨了,两人没有利益冲突了,自然关系缓和了。可惜谢氏一直记恨着顾廷菲,要不是她从中作梗的话,她嫡亲的女儿程姝岂会轻易被成国公做主赶出成国公府去!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凭什么被顾廷菲一个臭丫头赶出去了,她也知道现在在成国公面前说她的坏话,无济于事。

????谁让程子墨不在府上,程勋和福安郡主袒护着她,连成国公也向着她,更别提二房的小谢氏和程友,那对夫妻俩,就是见风使舵,最近她三番五次去请小谢氏到她房中,可小谢氏每次都推说府上的事务繁忙,抽不开身来,气的谢氏没少摔碎房内的瓷器,分明就是借口。

????从前小谢氏管理中馈的时候,还不是时常到她的房中请安,现如今还不是因为她老了,成国公又不听她的话了,小谢氏便不将她这个婆母放在眼底了。早晚有一日,她得要小谢氏瞧瞧厉害,她这个婆母到底如何?福安郡主姗姗来迟,程勋刚喝下汤药,睡着了,她才起身到大厅来,蓝衣小厮点名要见福安郡主,手里还拿着福王府的令牌,就是成国公,也得等着福安郡主来,才能知晓蓝衣小厮此行的目的。

????福安郡主轻看了跪在地上的小厮一眼,就看了一眼,随后她出声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有福王府的令牌?”

????蓝衣小厮她并不舒服,福王府的令牌她看过了,不可能假冒。蓝衣小厮迅速抬起头,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福安郡主震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你怎么会来京城,你不是应该一直守在父王身边?”蓝衣小厮经过乔装打扮才出现在成国公府,他乃是福王身边的暗卫,福安郡主见过他几次,如今他出现在这里,让福安郡主有些心底发沉,莫不是福王出什么事了?

????蓝衣小厮面色沉重道“郡主,王爷去了。”“你说什么,怎么可能,父王的身子健朗,怎么可能就去了,你不许胡说!”福安郡主差点儿就要站不稳,幸亏顾廷菲眼疾手快的搀扶她一把,连嬷嬷都没反应的过来,她也是福王府的老人,如今听说这个消息,震惊的捏着手中的丝帕发愣。

????谢氏真恨不得哈哈哈大笑,福安郡主之所以一直在成国公府如此嚣张,不就是仗着福王在背后替她撑腰,如今福王去了,福王郡主还有什么资格在成国公府嚣张。

????成国公站起身,迟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福王这一次不是带了不少精兵前往江南,怎么就突然去了,你倒是说清楚了。”一时之间成国公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和福王虽说见面次数不多,但两人彼此相惜,相见恨晚,碍于局势,不能时常见面。

????蓝衣小厮飞快的看了一眼成国公,将目光落在福安郡主的身上,作揖询问她是否将福王发生的事如实道来,现在隐瞒还有什么用。紧接着小厮缓缓道来,他们一行人的确跟着福王去了江南,可谁也没曾想到,他们在去江南没几日,一路上就遭遇了不少人的暗杀,跟随福王的侍卫越来越少。

????暗杀福王的人都是高手,他们伤亡不少,一批有一批的暗杀,福王决定走水路,在路上走,怕是此去江南,一路上少不了还有其他的埋伏。可谁曾想到,就在他们放松的时候,一行二十几人的刺客居然从水中冒出来,他们早就预谋好了,不管福王走哪一条路,都要将他置于死地。

????可恶,福安郡主听着双手颤抖,她的父王得罪了谁,这还用说吗?要不是因为京城传出她中箭的消息,父王也不会回京城,既然不回京城,那他就不会去江南,一路上遭遇这么多的灾难,最后福王点燃了船舶,宁死不屈,葬身火海,不愿意让刺客们捉住他,威胁福安郡主。

????这就是她的父王,这一刻,福安郡主后背直冒冷汗,蓝衣小厮是唯一逃出来的活口,福王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件事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小厮是福王身边唯一存活的暗卫,福安郡主是福王唯一的血脉,理应来京城告诉她。

????福安郡主被顾廷菲搀扶着坐下来,顾廷菲轻声道“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在此刻顾廷菲能镇定的问出这句话,小厮不免好奇的飞快看了她一眼,随后低头作揖道“奴才打算回去云贵。”大厅还有成国公等人在,不是说话的地方,小厮是个聪明人,直说了他要回云贵去,至于做什么,那不适合说出来。成国公微叹口气,福王是个英雄,那些暗算他的刺客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谢氏双眼欣喜,福王果真死了,而且尸骨无存,想必福安郡主很伤心吧!这就是福安郡主的报应,谁让她平素里对她这个婆母不恭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报应来了,哈哈哈哈,要不是碍于有外人在,谢氏巴不得笑出声来。

????小谢氏低首垂眸,这对她来说不算好消息,也不算坏消息,福王过世了,身为他唯一的血脉福安郡主,想必要去云贵一趟。至于什么时候回府,那便不好说。依照目前程勋和福安郡主的感情,说不定程勋会陪同她一起去,那么偌大的成国公府,不就是他们夫妻俩的囊中之物了。

????顾廷菲轻拍着福安郡主的后背,“你先下去歇息,让我静一静。”“是,郡主。”蓝衣小厮会意的起身跟着嬷嬷离开了。“郡主,郡主,郡主。”话音刚落下,顾廷菲就见到福安郡主昏倒过去,急忙叫嚷起来。福王和福安郡主的关系一直很冷淡,现如今福王过世了,福安郡主是他唯一的血脉,岂能不伤心。再等福安郡主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福安郡主一声不吭,晚膳更是不肯用。

????连程勋醒了,她都没有再去看一眼,顾廷菲一直守在她床边,在这个时候,福安郡主最需要的便是亲人的陪伴,谁让程子墨不在京城,要不然也轮不到顾廷菲伺候她。此刻的福安郡主呆呆的看着窗外,连句话都不肯说,嬷嬷瞧着无比的心疼。之前为了照顾程勋,福安郡主已经消瘦了一大圈,现如今得知福王过世的消息,她更是伤心了。

????“郡主,您听奴婢的话,身子要紧,多少吃一点,就是王爷在世,他也不希望郡主您伤了自己的身子,郡主,算奴婢求您了,多少吃一点,好不好?”嬷嬷眼眶含着泪,跪在地上恳求福安郡主。福安郡主纹丝未动,嬷嬷求助的看了一眼顾廷菲,顾廷菲无奈的摇摇头,她现在说什么,福安郡主根本就听不进去,与其如此,还不如省点儿力气。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福安郡主双膝弯曲,将脑袋搭在膝盖上,嬷嬷还想说什么,被顾廷菲拉出去了,她们是局外人,就让福安郡主一个人静一静,未尝不是见好事。

????嬷嬷心疼的看了一眼福安郡主,捏着手中的丝帕出来了。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嬷嬷跪在地上,嬷嬷的哭泣起来,为什么会这样?那些刺杀福王的人不得好死,他们尽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有本事到台面上,大家单打独斗。

????程勋被小厮搀扶着走进院子里,看着顾廷菲静静的站在门口,嬷嬷哭倒在地上,程勋急促的咳嗽了两声,道“郡主她怎么样了?”眼见程勋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嬷嬷抬手擦拭脸颊上的眼泪,背对着程勋,遮掩好脸上的悲伤。顾廷菲恭敬的俯身给他请安“见过父亲。”

????“咳咳咳,郡主现在如何了?”程勋卷起手放在唇边干咳了两声,问的有点儿急促。一得知福王过世的消息,他就立刻赶到福安郡主的院子,希望能陪在她身边。福王和福安郡主关系不和,可那毕竟是嫡亲血脉,何况福王是因为福安郡主才回京城,此刻她怕是很自责。

????顾廷菲摇摇头“郡主的情况不太好,现在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她们都出来了。嬷嬷缓过神来,轻声道“郡主想静静,郡马还是别进去打搅她。”等福安郡主想通了,自然也就没事了。

????程勋微微颔首,道“我知道了,廷菲,你先回去歇着吧,这里有我呢!”他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当年的事他错了,不会再犯了。顾廷菲微挑眉梢,既然如此,那就没她什么事了,正好头有点儿眩晕,一把握住春珠的手,一路回了屋子。

????一回到屋里,她便倒在榻上,蜷缩着身子,春巧见状,急忙上前准备劝说顾廷菲,被眼疾手快的春珠一把拉住,对着她摇摇头,小声道“别去了,让少夫人好好歇一歇,她也够累的了。”本身就是个孕妇,胎位还没坐稳,她不愿意让成国公府的众人知晓,那便只能委屈自己了。

????太后寝宫

????夜幕降临了,太后主动端起手边的茶盏,抿嘴道“来,哥哥,哀家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这一次的事不错,哀家很高兴,来,哥哥。”笑盈盈的盯着霍光义。霍光义毫不犹豫的端起手边的酒杯,道“一切都是托太后的洪福,才会如此顺利,太后,老臣先干为敬,你随意。”话音刚落下,手中一杯酒便被他一饮而尽。

????太后眸光微闪,“哥哥,你慢点,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慢点儿喝,这可是哀家特意让人给你准备的百年陈酿,就为了今日。福王这个老东西,总算死了,哀家等这一日不知道等了多久。”越说越捏着手中的茶盏,手背上青筋突起,福王仗着他是先帝的堂兄,没少为难太后,言行更是跋扈,现如今他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太后打从心底高兴。

????霍光义自然知道太后的心思,再次举杯“恭喜太后,贺喜太后。”

????“多谢哥哥,这次多亏哥哥鼎力相助,要不然哀家也得不到这个好消息,来,哥哥,我们干了。”太后一仰头,手中的茶一饮而尽,似乎觉得喝茶不过瘾,太后也开始倒酒喝了起来。

????。

2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564/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