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ent

  在庸城的大帅府,苏云朵没见着小徐氏,也没见着曾茹,倒是贝氏匆匆出来见了一面。

  难道大妞妞没能跟在杨傲群身边,是被贝氏留在了庸城?

  心里了有这般猜想,苏云朵不由微微皱眉,将孩子留给贝氏带着真的合适吗?

  这要是在京城,早被唾沫星给淹没了!

  以前杨傲群给苏云朵的印象是有些大大咧咧的,却没想到自己不过微微皱了皱眉,就让她看出了端倪,找了个借口支走了屋里侍候的人,这才与苏云朵说起原委。

  待听完杨傲群的诉说,苏云朵微微叹了口气,真正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杨傲群没能带着大妞妞前往勃泥城,果然与贝氏有关。

  在东凌国和北辰国尚未结束和谈之前,陆达就带着陆瑾臻驻守在已经被东凌国占领的勃泥城,那个时候所有女眷都被留在庸城,倒也相安无事。

  待和谈结束,勃泥城真正成了东凌国的国土,勃泥城也就成了东凌国与北辰国之间的新门户,虽说保留了庸城的大帅府,真正的北疆大帅府自然移至勃泥城。

  小徐氏作为大帅夫人,又是圣上特批前来北疆陪伴侍候陆达的人,纵然她心里有百万分的危惧也不得不前往勃泥城。

  若不是顾及大妞妞,早在东凌国攻占了勃泥城,杨傲群就打算前去勃泥城了,既然连大帅府都搬了过来,她自是要带着大妞妞同往的。

  一方面是因为自占领了勃泥城之后,陆瑾臻就一直跟着陆达驻守在在勃泥城。

  虽说勃泥城与庸城不过相距百来里,他们夫妻却已经有几个月不曾相见。

  杨傲群与陆瑾臻成亲之前,两人就达成了共识,无论陆瑾臻在哪里驻守,也不管驻地的生活条件如何艰苦,他们的家都将跟着陆瑾臻走,也就是说陆瑾臻在哪里,他们的家就在哪里。

  另一方面是她早就计划要在勃泥城开一家全新的“云裳”。

  这家“云裳”将只是她与苏云朵之间的合作,至于庸城的“云裳”将保持原先的三方合作方式不变,只是交给杨家管理。

  既然是去勃泥城与陆瑾臻团圆安家,杨傲群自是要带上陆琳也就是大妞妞同行,没有孩子的家算什么家呢?

  只是杨傲群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一心想带着女儿前去与陆瑾臻团聚的杨傲群忽视了因为因为小徐氏的到来再次成为隐形人的贝氏。

  在杨傲群即将启程的时候,贝氏跳了出来,以勃泥城尚不安定,不利大妞妞成长为由,要将大妞妞已然成为稳固后方的庸城。

  杨傲群自是不答应的,只是贝氏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而且一向与贝氏不和的小徐氏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居然也站出来附和贝氏。

  小徐氏更是给了杨傲群两个选择,要么她继续带着大妞妞留在庸城,要么将她独自前往勃泥城,待勃泥城稳定、大妞妞大些,再接大妞妞去勃泥城。

  杨傲群自是气得不行,面对嫡庶两位婆婆的压力,不得不重新考虑。

  为了他们这个小家长远的利益和发展,勃泥城她是绝对要去的,却也不能任由贝氏如此算计自己,再说也没有道理将大妞妞交给贝氏教养的道理。

  自贝氏跟着他们来北疆,这两三年里闹出过不少事,甚至还差点让杨傲群流产,待大妞妞出生,贝氏更是因为杨傲群生的是女儿而对杨傲群多有不满,平日里更是对大妞妞不闻不问,杨傲群岂能放心将大妞妞留在贝氏身边。

  抽空跑了趟娘家,与娘家父母兄嫂进行了一番商量,以杨母想念外孙女为由将大妞妞暂时放在了杨家。

  一个解决方法虽说不合情理却足以让杨傲群放心,于是杨傲群去勃泥城的几个月里,大妞妞一直被放在杨家,直到昨日杨傲群从勃泥城回庸城才将大妞妞从杨家接了回来。

  原来大妞妞并非如自己猜测一般被留在贝氏身边而是送去了杨家,苏云朵不由摇头叹息:“你们做父母都在,祖父祖母也在,总将大妞妞放在你娘家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我这次过来就是打算将大妞妞接去勃泥城。”杨傲群倒也不瞒着苏云朵,毕竟要如愿接走大妞妞,还需借苏云朵的势。

  苏云朵的心思何其通透,只听了杨傲群这样一句话,瞬间就明白了杨傲群的打算,默默看了杨傲群一眼,很快就淡淡一笑,显然是默认了杨傲群对自己的“利用”。

  苏云朵脸上漾开的笑容虽说淡淡,却让杨傲群一颗微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接下来妯娌二人就勃泥城的“云裳”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讨论。

  苏云朵此来有几个项目要展开,个个都是意义深远的项目,还真抽不出精力来关注“云裳”,勃泥城的“云裳”该如何进行,自然毫无悬念地全部落在了杨傲群身上。

  不过苏云朵还是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和经营理念供杨傲群参考,杨傲群听得很认真,有疑问的地方绝不放过,苏云朵自然是有问必答。

  两人这一说就是一个多时辰,直到外面催促她们用膳,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前往膳厅。

  待一起用过膳,杨傲群亲自送苏云朵去大帅府内的啸风苑歇息。

  没错,庸城的大帅府里也有一座院子叫“啸风苑”,是在得知陆瑾康与苏云朵即将前来之后,陆达特地名管家依照京城镇国公府啸风苑的模样收拾出来的。

  庸城大帅府的管家已经许多年没回京城了,就算见过以前的啸风苑,加上陆达、小徐氏等人的描述,大帅府的这个啸风苑无论从外表还是内涵都是远远无法与京城的啸风苑相提并论。

  不是这里条件不够,而是无论是陆达还是小徐氏或者其他人镇国公府的人,他们对镇国公府内那座啸风苑的不过只是流于表面。

  不过在离京城千里之外的庸城,乍然之间看到“啸风苑”三个大字,还是令苏云朵很有几分感慨:“这是谁的策划,居然还特地在这里弄个啸风苑出来!”

  杨傲群抿嘴一笑:“不仅仅只是啸风苑,在大帅府还有正和堂,旭辉苑,对了,我带着大妞妞就住在后面的水清苑!”

  听着这些熟悉的名字,苏云朵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庸城的大帅府虽说构造与镇国公府截然不同,里面的院子却按功能和入住的人直接将镇国公府的院落名称照搬了过来,倒也省事!

  杨傲群也是经历过京城与庸城之间的长途跋涉,十分清楚苏云朵这一路来的辛苦,虽说还有许多话要与苏云朵说,这时候却也不好一起拉着苏云朵不放,催着苏云朵赶紧进去歇息,她也该回水清苑陪大妞妞了。

  不过就在转身之即,杨傲群突然想起还有两个重要的消息尚未告知苏云朵,而这两个消息其中之一,是真的很重要,连忙出声喊住苏云朵:“大嫂且慢,我这里还有两个消息要告知之你。”

  “你是说三弟妹怀孕了?这可真是好消息!我来之前,二婶还在我耳边嘀咕呢!”苏云朵听说曾茹,也就是陆瑾焙的妻子怀孕的消息,自是欢喜不已,算是明白了曾茹为何没与杨傲群一样回庸城来。

  杨傲群默默地看着眉开眼笑的苏云朵,片刻之后又道:“其实,其实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这次杨傲群显然有些迟疑,既然是好消息,为何如此期期艾艾,这让苏云朵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眼睛一亮,目光扫向杨傲群的腹部。

  杨傲群明白苏云朵变是想岔了,她倒是想再怀一个,给陆瑾臻生个大胖儿子,偏陆瑾臻坚持要让她再调理一段时间,待大妞妞大些,她的身子好些,再考虑第二胎。

  “你是说,夫人有孕?”待苏云朵弄清楚这第二喜居然是小徐氏有孕,眉头也不由微微蹙了蹙,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陆达今年不过四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能让女人怀孕并不稀奇。

  而小徐氏作为陆达的填房,比陆达小了整整十岁,今年不过才三十二岁,这样的年龄在这里也许不能算是生育的好年龄,在苏云朵的前世别说三十出头,就是四十出头还在拼二胎呢。

  小徐氏怀孕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可是对于整个大房来说,的确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苏云朵本人倒是无所谓的,只是有些揭发陆瑾康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会如何。

  当然以往常陆瑾康对陆达和小徐氏那种基本无视的态度,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触。

  苏云朵觉得对于小徐氏有孕,陆瑾华和陆玉娇这对兄妹的反应应该会更强烈些。

  不过如今她人在北疆,怎么也操心不到京城去,当然心里也还是有些为安氏心疼,毕竟她离开京城之后,镇国公府的又需安氏重新出来操持了。

  看着杨傲群那张因为提到小徐氏怀孕而明显变化的脸,苏云朵不由暗自摇头,轻轻抿了抿嘴,淡淡一笑道:“父亲年富力强,夫人也还年轻,长期在一处住着,怀孕并不是什么奇事,添丁增口对镇国公府是喜事,对咱们大房也是喜事。”

  说罢对着杨傲群挑了挑眉。

  杨傲群虽说性子大咧了些,却也是个聪明人,瞬间明白了苏云朵话外的意思。

  说真的初闻小徐氏怀孕消息的时候,她的确没什么太大的感触,直到昨日回到庸城被贝氏在耳边嘀咕了一番之后,心态渐渐了些许变化,这会儿苏云朵淡淡的几句话,还真是点醒了她。

  自小徐氏来了北疆,陆达身边基本就只有小徐氏一人,正如苏云朵所说,这两人都还年轻身子骨也都还好,再生育并不稀奇。

  小徐氏到底已经年过三十,再添还能添几个?

  可是若让陆达再抬几个年轻的妾室回来,还真不知要替大房添多少人丁呢,自然是如今这般让小徐氏将陆达盯紧了更让人安心些。

  有好消息,自然就有坏消息。

  杨傲群打算告诉苏云朵的两个消息中,曾茹和小徐氏的孕事匐在一起算一个,算是好消息吧,还有个消息对与苏云朵休戚相关,对于苏云朵来说绝对是坏消息。

  杨傲群原本打算等苏云朵休息过后再告诉苏云朵,只是她不过略略迟疑了那么一下下,就被敏锐的苏云朵察觉出来,索性拉着杨傲群进了啸风苑。

  “说吧,还有什么消息。”待两人坐定,白桃送上了茶点,苏云朵看着杨傲群直截了当地问道。

  由杨傲群数次欲言又止的表现来看,苏云朵明白杨傲群即将出口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不过该来的总归要来,苏云朵更希望掌握主动。

  杨傲群叹了口气:“接下来的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说到这里杨傲群顿了片刻,这才咬了咬牙继续说道:“父亲打算在康云牧场参上一股。”

  果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苏云朵的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

  康云牧场虽说在她的名下,可是牧场的基调却是苏云朵与圣上共同商议决定的,连最终参股的人员也由圣上亲笔御点。

  圣上倒是有意让镇国公府参上一股,却被陆名扬这只老狐狸直接拒绝了。

  康云牧场除了苏云朵,整个镇国公府包括姻亲无一人参与。

  康云牧场的出资人已经板上钉钉,并不是谁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别说陆达不行,就是苏云朵本人也不行。

  大概是知子莫若父吧,在苏云朵出发来勃泥城之一晚,陆名扬将陆瑾康和苏云朵喊去书房,再三叮嘱他们康云牧场绝对不容陆达插手。

  康云牧场的建立是基于为朝廷养战马的基础上,镇国公府若想安稳长久,镇国公府也好,作为北疆元帅的陆达也好,是万万不能涉足牧场的。

  如今方便面达却偏偏要插上一股,虽说苏云朵也有办法直接掐灭陆达的心思,同时却也让苏云朵的心里生出浓浓的悔意,当初真不该心里一热办什么牧场!

  从来不过问生意的陆达,突然想插手康云牧场,不用杨傲群再说,苏云朵心里已经明白,必定是有人撺掇,这人是谁,毋庸置疑非小徐氏不可。

  这个时候苏云朵真是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真该想法子让小徐氏在家庙里待一辈子!ntent

  秀才家的俏长女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548/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