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这时,谢家也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英国公府退掉了谢三娘的亲事。

  还不及安然惊讶,很快,又传出来太子给谢三娘提亲,纳谢三娘为太子侧妃的消息。

  这两个事间隔的时间如此之短,安然相信这中间,肯定有关联,只怕是,谢三娘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跟太子搞到了一起,让太子想娶谢三娘,英国公府知道了这个消息,识趣,退掉了谢三娘的亲事,让太子顺利娶到了谢三娘。

  安然会有这样的猜测,京中其他人不傻,自然也会这样猜测。

  不过因事关太子和谢家,所以外面的人不敢说什么,顶多是私下闲谈议论一番。

  因是太子侧妃,不是太子妃,不是正娶,没有正娶时要走的那些流程,所以不用那么麻烦,只要挑个良辰吉日,将人送进太子府就行了,顶多是谢家和太子府为示郑重,为谢三娘办了场婚宴。

  因安然怀孕,便以怕婚宴上鞭炮唢呐声音太吵,会吵到肚里胎儿为由,没回去参加谢三娘的婚宴——她根本不想参加谢三娘的什么喜宴,刚好礼亲王和太后也担心她回去参加婚宴,婚宴上太吵,对肚里胎儿不好,她也就顺水推舟,没回去了。

  安然没回去,自是让谢三娘本想在安然面前炫耀一番的心思落了空,不由心里暗恨,觉得安然是故意的——她倒是猜对了——看自己风光,就像谢大夫人不想见东安郡王妃那样,不想见自己了,生怕被自己抢了风头——这一条她就猜错了,安然可不像谢大夫人那样怕丢面子。

  很快谢三娘进了太子府,成了太子侧妃,据说在太子府混的不错,这一点,安然也能想得到,除非谢三娘蠢到不可救药,经常犯错,要不然看在谢家的份上,太子在没即位前,谢三娘都能混的很好的,毕竟他不能对谢三娘不好,进而得罪谢家。

  这一点,在原身世界也是这样,在太子没即位前,他对原身也是很好的。

  可惜太后、皇帝前后脚过世,太子很快即位,所以原身没享受得了多少好日子,就因太子成了皇帝,对她开始打压,而日子变得难熬起来。

  不过,安然保证,她会让皇帝活久一点,让太子多当几年,让谢三娘多过几年被太子宠爱的好日子。

  ——也许一开始谢三娘会喜欢的,但要是过个几十年,太子还是太子,还没成为皇上,估计谢三娘就要喜欢不起来了,毕竟时间久了,太子还能不能是太子,可就说不一定了;就算还能是太子,万一太子没活过皇帝,太子的儿子能不能成为太孙,可就说不一定了,到时太子的儿子万一没能即位当皇帝,那谢三娘的美梦就要破灭了。

  安然之所以关注着谢三娘那边的情况,自然是因为任务的缘故,要不然她根本懒得管她的情况。

  同样因为任务的缘故,她也在持续关注着谢五郎的情况。

  随着时间推移,谢五郎越长越大,便越来越往原身记忆中的性格发展。

  只是安然这时怀孕,也没精力处理他,所以便只能等生了孩子后,再想办法收拾他。

  因安然身体好,再加上礼亲王和太后相当照顾,所以安然的怀孕过程很顺利,没发生过任何危险,分娩时也一样。

  不过,安然知道自己能顺利分娩,礼亲王不知道啊,他从自己的情况出发,生怕安然生产时,也会像当年的太后一样难产,所以紧张不已。

  幸好这几年安然一直在给他调理身体,要不然这会儿这样紧张,只怕是会晕过去的。

  不过就算这样,礼亲王也有点扛不住。

  就在礼亲王觉得自己的心脏揪紧了,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产房里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然后产婆抱着个孩子出了来,向他祝贺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娘娘生了个小王子。”

  礼亲王听了不由大喜,不过这样大喜的情绪,也不是礼亲王能扛得住的,不过礼亲王也知道,自己这会儿不能因太过激动而倒下,要不然岂不是要在大喜的日子里扫兴,所以赶紧深呼吸了几口气,费力地将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好歹没晕过去。

  等情绪恢复正常了,礼亲王这才上前抱住孩子,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哪怕因为刚出生,皮肤有点红红的,皱皱的,根本不好看,但父子血缘天性,还是让他从内心生出了一种暖暖的感觉,暗道,这就是自己的孩子啊,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啊,越想就越有一种激动的情绪。

  恋恋不舍地抱了好久,礼亲王才回过神来,跟张总管道:“传令下去,全府上下赏两个月的月钱。”

  “是,殿下!”王爷终于有孩子了,张总管今天也很开心,这时听了王爷的命令,便忙高兴地答应了。

  看张总管笑逐颜开地答应了,下去办事了,礼亲王就进产房看安然。

  产婆自然是劝说的,让他最好不要进产房,说产房晦气,最好别进。

  礼亲王自然不会在意这个,当下听了产婆的话,便道:“生下了小王子的地方怎么可能晦气,再说了,安然是有福之人,能给我福气,我进来也没事的。”

  产婆听礼亲王这样说,不敢再三阻止他,怕他生气了,导致病发,那就不好了,只得罢了,随礼亲王进去了。

  礼亲王生怕安然像太后当年生他时那样辛苦,折腾坏了身体,所以才会急着进来看安然。

  好在安然显然不像太后那样辛苦,她的脸色很好,这让礼亲王不由松了口气,当下便上前,握住了安然的手,道:“然然,你辛苦了。”

  安然笑道:“没事,这点苦还挺得住。”

  安然也没说不辛苦,毕竟从怀孕到生产,哪有不辛苦的,要真不辛苦,现代也不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想生孩子了。

  “你好好休息,孩子我会看着的。”礼亲王道。

  虽然有一堆下人,但礼亲王想看那小小的生命,所以也准备一起照看的。

  “好啊,那就辛苦相公了。”安然自然不会拒绝,毕竟父亲不偷懒,亲自照顾,跟孩子的感情就会很好,将来对孩子的成长也好些。

  礼亲王摇头道:“不过带孩子罢了,哪有你辛苦。”

  :。: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530/1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