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被误伤,早在宫人们惊叫着慌乱四下逃窜的时候,赵婉兮便寻到了一处不容易被打斗波及到的地方,继续观战。

????而在场中的两方人马也没有让她失望,各自拼劲全力地消耗着对方的战斗力,手起刀落,毫不留情。

????便是连逐月跟欧阳华菁这两个做主子的也不遑多让,亲自出来动手了,不过只是短短几息的时间而已,各种变故,频频出现。

????正想着这对苦命鸳鸯有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呢,结果赵婉兮就发现,即便是受了伤,逐月也没有要歇着的打算,稳住身形的下一秒,眼底就迸发出了杀气。

????眸色也有些发红,目光越过欧阳华菁,盯着她身后的某处,神情冰凉。

????紧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赵婉兮不难发现,那处站着的人,正是此前出现的那个老宫女。

????怀中还抱着明黄色的襁褓,正在安抚孩子。

????逐月如此神色,莫不是要……

????冥冥之中,或许是为了验证赵婉兮不可思议的猜测,果然就看到逐月动了。

????依旧还是之前对欧阳晟乾下手时候的干脆利落,甚至是更快,闪身移步间,冲着那老宫女,还有……她怀中的襁褓而去。

????那一瞬间,赵婉兮的心随着对方的动作,莫名就紧了一下。

????做母亲的人,难免心软,看穿了逐月的意图,赵婉兮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稚子无辜,他一个堂堂男人,怎么能拿一个小孩子来出气?

????相比之下,欧阳华菁的反应更为激烈,一声“逐月!”的厉声呵斥才刚刚出口,就看到冲过去的人已经动了手。

????窝着软件的手高高举起,凝足了内力陡然劈下,强大的剑气逼迫下,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一回可没有人再挡着,差不多等那老宫女意识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如此一击,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赵婉兮都自认没有办法平安躲过,更何况是个手无寸铁之力的老宫女?

????只能眯着眼愣怔地僵硬在那里,连怀中的孩子都再顾不上哄,任由他哭。

????清亮的婴儿啼哭,也不过就是响了两三声而已,便戛然而止。

????差不多哭声止住的同时,老宫女的额头上便渗开了一条血线。

????然后就跟溪水决了堤似的,一路往下越过鼻子胸膛,也波及到了怀中的孩子身上。

????上好的锦布襁褓,被剑气所伤,裂成了两半,有血迹逐渐渗出,将个明黄的颜色染得满是污渍。

????眼神一晃,欧阳华菁只觉脑海中嗡嗡作响,踉跄着步伐奔过去,伸出手臂还没触及到他们,老宫女便维持着怀抱婴儿的动作,轰然倒地。

????落下的瞬间,最后一点儿力气彻底消耗殆尽,怀中的襁褓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里头的孩子掉落出来,竟已经是被拦腰斩断了。

????几息之间,他尚且还是个会笑会闹,白白净净的健康小生命,却在眨眼之间,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逐月此举,这已经不仅仅是残忍跟血腥,而是毫无人性的行为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欧阳华菁整个人就好像是被定格了一样,久久反应不过来。

????直到对上了老宫女死去之后还瞪得老大,俨然死不瞑目的一双眼珠子之后,方才乍然回神,扭头朝着逐月怒目而视。

????“你疯了?这是做什么?!他是你儿子。”

????“我儿子?呵……”

????不提这茬倒也罢了,明明就是故意玩弄了手段的结果,却非得要当成真,欧阳华菁这话,无疑是在自取其辱。

????被逐月咧开嘴当面嘲讽之后,她自己也意识了过来,登时语结,呐呐无言。

????即便是如此,逐月也没有放过她,开口就是毫不留情的揭穿。

????“我逐月,何时生了个儿子,我竟不知?

????我只知,带着我血脉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儿,于一个时辰前,被人分尸在了荒殿!

????欧阳华菁,我倒好奇,比较起他来,那个女婴死状更是凄惨,你可曾也如此心疼过?”

????说话间,抬手指着落在地上,被他一剑劈死的男婴,面色看似平静,实则暗藏汹涌波涛。

????终于不敢再正视他的眼睛,闻言,欧阳华菁身体剧烈地颤动了几下,整个人软软地倒下去,瘫坐在了地上。

????这厢赵婉兮听着逐月话语之中所透漏出来的信息,心底的震惊,同样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还被握在手中的那枚瑞兽玉坠,竟莫名觉着有些烫手起来。

????只顾着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逐月跟欧阳华菁这边,赵婉兮对现场其他状况留意的不多,这会儿看脸个小婴儿都逃不过这场劫数,不忍再看,方才调转了视线。

????这一转不要紧,等到看清场中形势之后,忍不住大惊失色。

????主子们之间恩怨不断,手底下的人也不闲着,也不过就是这么点儿时间,局势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架势。

????虽然在数量上看似不占多大的优势,但是论实力,欧阳晟乾那群黑衣人明显更胜一筹。

????被逐月所控制的宫廷侍卫军们,看似乌央乌央一大堆,也占尽了先机,结果这真的动手了,才是个绣花枕头。

????前后仅半个时辰的功夫,上百人就被tú shā殆尽,暗红色的血液,都快将合欢殿殿前的空地汇聚成河。

????就在赵婉兮注意到的这片刻功夫,仅剩下顽强抵抗的几个,也被解决了。

????要么死要么残,还喘着气的宫廷侍卫军们,也没有了战斗力,眼见着争端就要结束,赵婉兮一脸的遗憾。

????当然,这份遗憾,并不是来自于没有看到多死几个人,而是觉着,逐月这战斗力……未免也有些太弱了。

????看此前那阵仗,还以为至少能维持持平状态好一阵子呢。

????显然这个局面,是逐月也不曾预料到的,扫了一眼场中,他的面色很快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额间青筋只挑,似是不甘心,下一秒,他便提着剑,也冲进了打斗中,转瞬之间,就被数十个黑衣人给围住了。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即便是他武功再高,那禁不住被人群殴啊。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12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433/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