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隐隐看那三个人穿着富贵,老头儿便拉住想喊着招呼的老婆婆,这老两口没等多大会儿,那三个人就走近。

  走近了,能看清面目,曾经跑到县里看过一次公审的老头儿立即从凳子上站起来,拉着老婆子上前便行跪礼:“草民周艮儿,见……”

  不过没跪下,刚才看着官道下田地里那一拨人的方宴就把人扶住了,“不在公堂上,老人家不必多礼。”

  县太爷如此平易近人,周老头儿差点激动地掉眼泪,忙侧身请道:“赖大人庇护,草民才能在这城门口讨生活,大人和小姐,还有这位少爷,都进去坐会儿歇歇吧。”

  方宴刚才扶了这老头一下,他素来不爱和人有肢体上的接触,这时候正别扭呢,如果不是碍着父母官这个身份,刚才抬步就走了。

  乐轻悠感觉到方宴有些不耐烦,忙笑道:“我们不累,就不打扰老人家的生意了。”

  周老头儿倒没看出来县太爷的不耐烦,因为在他眼里,当官的都该是这种看不出表情的模样,但是收到县衙回赠年礼的他已经认定他们靖和县的父母官是一个大大的好官,此时便继续道:“大人和小姐过来,怎能是打扰啊?刚才草民隐约听到您们在说地里那些人,这事儿草民知道些,也跟您们说说。”

  周老婆婆也开口道:“是啊,我和老头子这儿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进来喝茶,知道的消息还真不少呢。大人和小姐要访民情,我们这儿是最合适的。”

  到后来完全被忽略的乐峻:“……走吧,过去坐坐。”

  周家老夫妻做的是入口的茶水生意,自然很注意洁净,一进茶棚,请乐轻悠兄妹三人坐了,老婆婆就洗手沏茶,老头儿则从一旁桌子上用白色麻木盖着的笸箩里拿长筷子拣出一碟子茶果蜜饯。

  把这些东西一一放上了桌,周老头儿和周老婆婆也不敢坐,还是乐轻悠再三请他们坐下,才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了。

  “这城外官道两边的三四百亩良田都是万老爷家的”,周老头儿一坐下,便指了指官道,叙说道:“那一拨人,是万家第五房的,这第五房的当家人还是万老爷的三伯,三太老爷一家都在乡下住着,家境虽说一般,可比咱们普通老百姓强多了。三太老爷下面六个子女,如今都已经成家,那孙男俤女不下二十个。这不,年前太老爷家的长房长孙家的第二个重孙出生了,那长孙媳跟万老爷现今那个正妻是常往来的,便说把这个次重孙过继给万老爷。”

  “那万老爷也是个精明人,一开始怎么都不松口,直到三太老爷发话,以后家里人都不准跟那小娃子相认,也不准提半个过继的字,万老爷这才同意了过继。”

  周老头说着,又指向田地里了那一拨人,“这不,那都是万家本家各房的男人,今儿个过来帮着量地,里面的二百亩以后都是三老太爷那长孙家的了。早晨他们还老儿这儿吃了茶果子,吵吵嚷嚷的,听意思是有旁家也想从中捞点好处。”

  乐轻悠听得再次无语,方宴却是心道:这些人若不去官衙过文书,正好抓住机会治治他们。

  此话告一段落,乐峻问道:“小子就爱听奇闻异事,老人家都有什么新鲜事儿,也说说吧。”

  周老头儿刚才听到了乐小姐叫这年轻人二哥,想着是方大人的亲戚,便毫不犹豫地把听来往喝茶人说的话都说了。

  之前有那些进靖和县买水泥、买酒的,这说的话可是把周围几个县都包括了的。

  半个时辰,乐峻不用动地方,就听了不少,例如前面的疏县县令是个贪官,趁着先帝驾崩那段时间给疏县百姓加了许多名目的杂税;再例如,后面的灵和县有个豪绅聚赌,还经常带人跑到其他县界儿聚赌,害了不少人。

  ……

  周老头儿讲着,周老婆婆补充着,不到一个时辰,乐轻悠听了不少事,当然了这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百姓们都深信不疑的民间异事。

  正说到乡下一个寡妇侍奉婆母至孝,感动了天上神仙,妇人有次去林子里打柴,捡了个鸟蛋吃,回家不过半月就有了孕征,那孩子还刚好在前两天的上元节出生了,可不就是个有来历的。

  宽阔的水泥道上就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蹄声,和好几个人快步跑在路上踩踏而出的脚步声。

  一辆牛车几乎赶出马车的速度,朝县门口飞奔而来,牛车后跟着七八个男女,都是跑得呼哧带喘的样子,但却半刻都不敢听。

  再看那牛车上,则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男人,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妇人,她正抱着那男人,满脸都是被冷风吹干又重新湿润的泪痕。

  牛车跑过,远远地也可以看见,那路面上被滴了一串血珠。

  周老头儿的话被这嘈杂声打断,站起身往那边一看,就忙叫老婆子:“那不是咱们村的二河?这是咋的了?”

  “别不是被牛顶了吧”,周老婆婆也站起了身,来到茶棚边,朝那些跑着的男女招手问道:“阿红,你兄弟这是咋了?”

  说话时,牛车已经跑到了茶棚近处,跟在牛车后的一个面带风霜的妇人眼睛红红地循声看来,见是住在村东的周婶子,忙哽咽回道:“婶子,我兄弟跟我男人去山上打猎,没想到被野猪顶到了肚子。”

  周老头儿一看就是个热心的,闻言,匆匆忙忙跟方宴告了声罪,就跑过去追上那牛车:“这城里我还熟悉些,进城右拐有家小药铺,那儿的徐大夫最会治外伤……”

  说着牛车连带着人都跑远了。

  乐轻悠、方宴、乐峻也没再多坐,离开时,乐轻悠付了茶钱,又给周老婆婆留下一锭银子。

  周老婆婆自然两个钱不收,乐轻悠说道:“我是想烦请婆婆把这钱转给那家治伤的人。”

  周婆婆这才勉强收下,却又不停地道谢。

  不过靖和县没有什么好大夫,看那男人,伤得十分严重,也不知道那徐大夫治不治得来。

  出来茶棚,乐轻悠握住了方宴的手。

  方宴紧了紧她的手,他早就有意提高靖和县的医疗水平,但是有些本事的医生,谁愿意来这么个穷县,送本县的医生去府城学本事?更是不可能,哪家的医术不是除了亲传弟子半点都不外传的。

  乐峻看妹妹这样,就知道是在为刚才那一家担心,想想也是,在一个家庭中,如果顶梁柱倒了,这个家也就散了。

  “轻轻,我记得来时,舅舅跟我说那年礼中有几株百年参,你如果担心那家人,着人把这参送去,关键时刻也能吊命。”

  乐轻悠闻言大喜,她这些天还没空查点过年时收到的那满满一库房年礼的,没想到舅舅会一下子给她送这么百年参。

  这时三人已到城门口,方宴便叫了一个守城卫,让他快跑回去,跟府里的光海管事要一株百年参,然后送去这边的徐大夫药铺。

  乐轻悠把舅舅们送的年礼都放在了库房西面,便补充道:“别忘了跟光管事说,那些参就在库房西面的那些年礼中。”

  守城卫轻易见不到县太爷的,此时领了县太爷亲自下的命令,把这话记在心里,转身就快步向县衙跑去。

  见这人跑得着实快,乐峻不由好笑道:“这在军中可就是传信兵的好苗子。”

  三人回到县衙时,那守城卫已经拿了人参送到了城东的徐大夫的小药铺中。

  小药铺内的情况的确十分紧急,徐大夫先是给那受伤的年轻男人上了止血的棒疮药,紧接着就把小徒弟熬好的固本培元药端过来喂给了年轻男人。

  但是男人从受伤到被送到药铺,这一路上已经失了不少血,一碗固本培元药根本没什么作用,男人还是昏昏沉沉的,比较好的情况是,男人一路上都在不停流血的腹部已经止了血。

  这时候的外伤治疗,就是简单地止血,然后慢慢将养,把失去的血都补回来,什么缝针、输血、打营养点滴等有效的外伤治疗方法都是完全空白的。

  眼看着男人喝完了一碗药都一刻钟了,还是没有恢复意识,徐大夫凝肃着脸,对无力地靠坐在墙边的年轻妇人道:“一刻钟后你男人再醒不来,我也没办法了。”

  准备后事那一句话,徐大夫有些不忍心对这妇人说,他还清楚地记得,刚才这一群人冲进来是,这妇人是如何失魂落魄地紧紧抱着那男人不舍得撒手。

  可以看得出来,这对小夫妻的感情很好。

  听了这一句话,一路上都没敢大声哭出来的妇人爆发了,她猛地站起来,抓住站在她身边那面目沧桑的夫人就是一通哭吼:“你不知道开春了野兽都是饿着肚子的,是最凶险的吗?你为什么还要朝哥去山里?你是不是记恨我年前不借钱给你,就想害死我家男人啊。”

  这一句话简直诛了颜氏的心,旁人也都有些听不下去,尤其是颜氏的男人,他同样受了伤,此时一瘸一拐地站到自家女人面前,张口要说什么,却被颜氏拦住了。

  弟弟命在旦夕,弟媳妇受不了把火撒到她身上来也是应该的。

  颜家媳妇突然就捧住脸靠着墙滑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刚才还对她说那些话有些不满地一众人又有些可怜她。

  周老头儿问徐大夫:“徐大夫,真的没办法了吗?”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329/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