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时候,叶伊以为叶家兄弟是远古大能的遗物,现在,经过那么多的风雨波折,叶伊可以确定叶家兄弟本身就是远古的某种力量,并且修真界和红尘界是直到最近两千年才完全分开。

  “封神之战对人类的世界改变很多很多。”

  叶桀说:“封神之战以前,红尘界和修真界没有绝对的界限,生与死都可以在一个世界里面,红尘和真人也总是混聚在一起,当时的人们信仰所有可能信仰的东西,同时也畏惧所有可能畏惧的东西。”

  “那为什么会出现封神之战,又为什么要把人类和神仙的世界分开?”

  “因为人类和神仙混居,对人类和神仙都没有好处。”

  叶辛说:“虽然现在红尘界和修真界互相看不起,但最初的时候,红尘和修真的隔阂并没有后人以为的那么重,红尘供奉神仙,神仙喜欢红尘,那是一个原始愚昧又纯粹的世界。”

  “原始……愚昧……纯粹……”

  若非亲身经历,叶伊不敢相信这么多互相矛盾的词语可以放在一个地方,但是世界的改变也确实很明显,曾经的真诚如今已经只剩下混乱,曾经的开诚布公,现在只有无数的算计和心机。

  没有人还留恋过去,或者说,没有人还觉得自己应该留恋过去。

  “封神之战的爆发原因,到底是不是暴君纣王?”叶伊问。

  在历史记载中,纣王是一个残暴到无法容忍的君主,但是现代考古发现却证明纣王可能并没有大部分人以为的那么残忍,而更进一步的研究也显示,纣王在他的时代其实是一个想法接近现代人的君主。

  “封神之战的起因和暴君无关。”

  叶辛说:“帝辛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当然,按照现代人的道德标准,他也确实是个暴君,毕竟那个时代并不存在人权,人权只限于贵族和自由民。”

  “这个我懂。”叶伊说,“和奴隶时代的人谈道德和人权,那是不切实际的事情。”

  “帝辛一直试图改变他的时代,他已经认识到奴隶制度对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好处,也明白过度的神权祭祀会干扰国家的运转,但是他的改革却遭遇了来自全世界的反抗,当然,我说的全世界是那个时代的人的已知中的全世界。”

  “嗯。”

  “帝辛反抗了他的时代,他的很多想法即使按照现代人的道德标准也是很高尚的,毕竟,他是第一个愿意提拔奴隶并给予奴隶自由人身份的商朝君王,当然,商朝的统治依旧很野蛮,祭祀依旧是他们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叶辛说:“他因为过分急于将商朝的统治改成不存在奴隶的制度同时又不敢过度得罪神权力量,所以他选择对内提拔奴隶,对外发动战争,用战俘填充奴隶缺失造成的贵族损失。”

  “……他真大胆。”

  叶伊可以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贵族不接受商纣的改革,他们不能容忍奴隶的地位得到提升,同时也对商纣给予的战俘补偿感到不满足,由此爆发内乱。

  而商朝周边的国家因为大量频繁被商纣派兵骚扰侵略,青壮年沦为奴隶,开始有了危机意识,这些周边国家于是捆绑在一起,从外部攻破商纣的统治。

  “他是个很努力的改革者,但是他的改革超越了他的时代,反而成为了王朝的催命符。”

  叶辛说:“至于周朝,周朝本质是沿袭了商纣的统治风格,但他们也吸取了商纣的教训,降低改革的速度,并以朝代更迭的名义杀了最反对改革的大贵族们,同时建筑新的神学体系,用了几百年时间终于将商朝的弊病一点点地割除。”

  “如此看来,商纣岂不是隋炀帝一样的人物?有雄心壮志但是不小心超越了他的时代,反被时代吞噬?”

  叶伊的看法得到叶辛等人的一致认可。

  “你说的很对,他确实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最终被错误的判断为邪恶,”叶辛说,“其实他是个很努力想要维持国家的正常秩序的人。”

  “但是也很不幸。”

  叶桀补充一句。

  叶伊早就猜出叶桀和叶辛的身份,闻言,微笑着,说:“后续考古应该会给他们一个相对公正地回答吧。”

  “相信应该会的。”

  叶桀叹了口气,然后对叶伊说:“知道叶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吗?”

  “你的这一句发言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叶伊直言不讳,“难道叶家的历史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你可以这样理解。”

  叶桀微笑,说:“叶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真家族。”

  “能够延续千年的家族,那有可能是普通的。”叶伊说,“他们最早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黄帝时期吗?”

  “严格意义上是的。”

  “原来我也是个从黄帝时期就延续到现在的古老家族的一员,难怪都说炎黄子孙。”

  叶伊自嘲。

  叶桀:“叶家其实很悠久也很古老,但和所有的古老世家一样,叶家很狂妄,甚至有些不可一世!”

  “这是肯定的,”叶伊说,“几乎所有的大家族都有这种毛病,自以为是到狂妄不可侵犯,其实他们也不过是时代的一群玩偶。”

  “问题是时代不这样认为。”

  叶桀叹息,说:“时代认可他们对世界的统治和修改,甚至在封神战争中,他们也有杰出的表现。”

  “杰出的表现?”

  叶伊莫名感觉不适。

  叶桀:“不要用现代人的道德衡量那个时代的人。”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

  叶伊想了一下,决定接受现实:“后来呢?封神之战结束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修真界和红尘界的分割应该是不彻底的,否则也不会存在那么多的遇上神仙的传说。”

  “彻底的分割是不可能的,但是分割之后导致也确实太多,最终修真界只能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禁止红尘界和修真界过多往来。”

  叶桀叹了口气:“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能继续遵守禁令了。”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308/1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