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自家大哥竟然会帮余霞核算一二?

  “我哥会帮你核算一二?”夏晴那个激动。

  余霞给突然激动起来的夏晴给吓的不轻,虽然不知道为何她会突然变的这么激动,还是点了下头,“嗯。”

  “他会帮我核算。”

  余霞小心的看了看夏晴,把之前张振荣有关于说夏晴的话给吞进肚子,夏晴已经是各种烦心和不开心,这种一听就让人各种狗不开心的话,就不要说了。

  “啊啊,我哥都会帮你核算。”

  “梓琪都没有帮我核算过。”

  “可恶,过分。”今天虽然是张振荣从头到尾在教育她,训她,裴梓琪全程都是安静的站在边上,没有想加入的举动。

  可是夏晴知道,裴梓琪对张振荣教育她的行为,那是一个满意。

  这种人是真的太可恶了有没有,夏晴决定要给某人画圈圈,然后这几天不想和某人视频,也不想和某人通话。

  让他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不然她心里的一口气没有办法发泄出去。

  不会吧,余霞看着夏晴激动的样子,以及说的话,是一脸的不信。

  “是不是偷偷瞒着你看了。”余霞小心翼翼道。

  偷偷看?“不可能。”夏晴气呼呼的脱口而出,“他不会偷偷摸摸看的。”

  “不信的话,我们问他。”夏晴表示这事必须要得到证实,不然谁都会觉得裴梓琪对她好。

  本来是想打电话,后来一想,可不能电话,刚刚自己不是说了不想和他通话和视频,虽然不是他打来的,可同样适用这条规定。

  夏晴直接发消息给裴梓琪,而且文字内容才更具有说服力,不然都以为她在瞎说。

  夏晴:你有没有帮我审核过个人财务情况表。

  夏晴看了下时间,应该是他们到机场,就是不知道是否登机。

  不过没有关系,反正咱给他留言,就等他回复。

  就在夏晴刚把手机放下,裴梓琪就给她来电。

  看到是裴梓琪的电话,夏晴麻利的电话给挂断。

  余霞在边上看懂了,这是不接电话的节奏啊,说明夏晴这次是真的气的不轻,就是不知道裴梓琪该如何破局。

  不过也没有关系,他们平时吵吵闹闹的次数多的去了,总归会很快就会和好的。

  就这样裴梓琪打了几次电话,都给夏晴给挂断。

  余霞以为是夏晴想出口气,按了几次后就应该会接电话,没有想到竟然还是不接。

  余霞掏出手机,速度给张振荣留言:夏晴很生气,非常生气。

  张振荣在机场看着裴梓琪不停的打电话,而对方就是不接,他还想是谁这么不给裴梓琪面子。

  直到他看到媳妇发给他的消息后,惊呆了。

  张振荣:你确定是裴梓琪给夏晴电话?

  张振荣想不通怎么会不接电话,明明之前告别的时候,那是一个黏糊,怎么一个转身而已,就已经有了怒气。

  难道是因为裴梓琪跟着他走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都要吓死了。

  担心自家小妹会把账算在他头上,谁让女人就是有可以任性不讲理的机会。

  张振荣扫了眼还在电话的裴梓琪,也佩服他,夏晴不接电话,他还在打电话,不过也好,给他机会可以发消息问媳妇,到底发生了啥事。

  张振荣:到底发生啥事?怎么晴晴不开心。

  张振荣:我都看到裴梓琪的脸色不好看,我就想知道这事是否和我有关。

  如果和他没有关系,他才不去管这对小夫妻如何闹腾,年轻人本来就是比较会做,特别是自家妹子,更加的会做。

  余霞的消息回复的速度很快:当然和你有关。

  张振荣看到这条消息都吓死了,不会吧,真的和他有关,咋办。

  张振荣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快的都要让他没有办法承受,为何夏晴生气,和他有关系。

  张振荣觉得委屈,他也是听命行事,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当这个恶人,但是没有办法,这事做就是做了,咋办。

  现在把裴梓琪送回去也不现实,不然公司那群人也不会放过他。

  就在张振荣各种担心祈祷的时候,余霞的消息又来了,由于刚才夏晴拉着她说了几句话,就没有发出去,后来她速度趁着夏晴不停的按电话的机会,说上洗手间,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张振荣。

  余霞:我看夏晴不想接电话,也不想视频,就让梓琪回复消息。

  余霞也是佩服裴梓琪,明明电话和视频就是没有人接,怎么就是各种执着,非要打通。

  为了不让夏晴的怒气值上升,余霞也只能希望张振荣告诉裴梓琪。

  裴梓琪盯着张振荣看,直把后者连连后退,后悔自己干嘛非要多事。

  可是他现在没有办法怂,如果当初他没有提醒裴梓琪,那可以当没有这事,可是现在不能。

  “是余霞看晴晴心情不好,所以通知我的。”张振荣说了大实话,“不然你也知道,晴晴心情不好,就会拉着我媳妇喝酒,我媳妇她可忙了。”

  “而且喝酒对身体不好。”张振荣记得每次夏晴拉着余霞喝酒,都会喝醉,当然要防备一二。

  裴梓琪把手伸到张振荣面前,后者愣了下后,知道他是想看留言,本来是想截图发给他,后来一想,可不能截图,不然这可是他们夫妻出卖夏晴的证据。

  张振荣对裴梓琪夫妻可警惕了,不要看他们闹起来,那是一个气势足,可是一旦和好,那个甜的可以让你觉得齁。

  最重要的是,如果有人在他们夫妻吵架期间挑拨是非,那就等着他们夫妻来个秋后算账。

  张振荣举着手机,把余霞发来的内容给裴梓琪看,“你真的没有帮晴晴看?”

  “也是,这东西比较敏.感。”

  “万一晴晴那丫头说你打听她的底咋办。”

  “我也是婚后,问过余霞后,我才帮她看,也是因为知道她看这个就是跟着夏晴学的。”

  “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做。”张振荣就是从这里知道自家这个妹子,有时候是真的靠不住。

  “我知道了。”裴梓琪速度看了一圈后,知道媳妇为何会生气。

  至于张振荣帮他找的理由,他不会采用,“我知道晴晴就是这么看报表的。”

  “我就是没有帮她看过,再说了,你觉得她的底,我有啥不知道。”

  “我们也算是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

  “我们是一起发家的。”他们大部分的资产,对方都知道个大概,不存在隐瞒不隐瞒。

  啊啊啊,张振荣给裴梓琪说的啥青梅竹马这样的话给刺激到了。

  哼,就知道不能可怜他们,他们俩啊,压根就不需要可怜,不然时刻倒霉的除了你还是你。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61250/1196/